<dd id="16666"></dd>
  • <dd id="16666"></dd>
    <output id="16666"></output>
    <code id="16666"><rt id="16666"></rt></code>
  • <em id="16666"><cite id="16666"></cite></em>
  • 胡遠江:中國直銷之兩難,如何解套?
    2019-06-24
    來源:直銷專業網
    編輯:Ayang
    關注愛直銷
    微信

    中國直銷自從2005年以來,一直存在兩難:其一是企業難;其二是監管難。按道理來講,既然有兩個《條例》作為規矩,企業經營管理就完全可以“有法可依”,市場監管也完全可以“依法行政”,那么行業的天空不就太平無事了嗎?為何還會出現企業行得很苦、監管者也管得很累的怪狀呢?

    作為一個1992年進入行業、幾乎見證了中國直銷全程發展歷史的觀察者、研究者,我認為造成這種困局的因果之根乃在于兩個方面:其中之一是政策制定者對待直銷開放的矛盾態度;其中之二便是現行直銷法律——兩個《條例》的缺陷。

    首先,讓我們一起來研磨一下政策制定者對待直銷開放的矛盾態度。

    說到這重因果關系,我們不能不把鏡頭回拉到1998年及其以后一段時日里所發生的事件上。眾所周知,1998年是中國直銷的一個“劫難”之年,因為就在這一年的4月21日,國際直銷在中國被全面禁止,原因主要為“不適合中國國情”。但隨后該做法因為“有損外商投資者權益”而被調整;2000年前后,轉型與開放綠燈照耀了10家外資企業,國際直銷在中國又重新起航。2002年,基于中國的入世承諾,直銷立法小組成立,中國直銷啟動立法程序;2005年,兩個《條例》作為成果出臺,立法告一段落,國際直銷在中國恢復了正常的準入、運行。

    非常有幸,在1998年以后的中國直銷被關閉和重啟開放之際,我一直在一線觀察。從整個過程來看,管理者對于直銷的開放態度始終非常矛盾。一方面,在“兌現諾言”“國際關系”“外商投資保護”等多重壓力之下不得不立法開放;另外一個方面,對于直銷與傳銷的糾纏恐懼又使其心有余悸、不愿全面開放;再加之直銷業績規模對于GDP的無足輕重,種種因素加起來,便種下了政策制定者們對于直銷開放的矛盾態度。這種矛盾態度的核心標簽就是:在無奈之中開放了,但卻只開半扇門。其直接結果就是:它使得中國直銷不能沿著國際直銷通行模式正常發展,91家擁有直銷經營許可的企業長時間都在戴鐐而舞。

    如今,時間雖然已經過去了將近15個年頭,但據我的觀察,政策制定者們這種矛盾糾結的態度并沒有太多變化,恐怕到今天它還依然是一種集體心錨,間接導致著企業和監管的兩難境地,引發行業尷尬。

    其次,讓我們再一起來回顧現行直銷法律——兩個《條例》的缺陷。

    在中國,非常準確地講,雖然直銷立法已經將近15年,但老百姓對于直銷、傳銷的區別卻是非常迷糊的,甚至不乏一些執法者對此也感到非常困惑。原因何在?有三點:一是在中國,1998年以前傳銷是合法的,沒有直銷概念;二是國際上沒有傳銷概念,只有直銷和金字塔欺詐;三是立法中的中國直銷與國際立法中的直銷又完全不一樣,倒是和我們立法中禁止的傳銷有基本相似。基于這種復雜關系,兩個《條例》一出來就備受爭議,并在15年的運行實踐中基本上與中國直銷的實踐形成兩層皮的尷尬現狀。

    原因何在?就在于兩個《條例》的一系列致命缺陷。其中,最核心的就是硬把國際上通行的“多層次直銷”“團隊計酬”定義為傳銷;其次就是“跨區域”“產品范圍”“服務網點”“30%計酬上限”等違背現代商業流通規律的內容。這些缺陷既讓所有獲牌企業自獲得直銷許可之日起就帶著原罪而普遍違法,也使直銷企業因為“原罪”而被不良媒體反復敲詐,更使直銷因“選擇執法”而成為砧板之魚。縱觀中國直銷行業在如此法律環境下生存發展15年,其“頭懸利劍、行遇斧鉞”,焉能不舉步維艱?

    與此同時,此等法律缺陷也嚴重炙烤著從中央到地方的市場監管者們。他們需要應對的致命難題就是:直銷企業如若完全按照兩個《條例》運行,基本上是死胡同一個,沒有未來;如若不按兩個《條例》行走,則隨時可能身陷囹圄,嚴重者甚至于“斬立決”。企業到底該怎么辦呢?大家共同的選擇就是守住底線、迂回運行。但縱算是在這種狀況之下,“原罪”及其相關踩線行為亦無法回避。而針對于此,監管者又該如何出手呢?圖省事,則完全按兩個《條例》依法行政,結果只有一個,獲牌直銷企業統統被“充軍流放”,李鬼肆虐,行業被管得“寸草不生”;而如果不按兩個《條例》管理,結果同樣只有一個,則越管越艱難,越管越無奈。如此情狀15年,尤其是在“權健事件”之后、政策制定者既沒有選擇終止直銷、又沒有從根本上修正法律缺陷的前提下,市場監管者焉能不苦不累?

    由此可見,中國直銷有兩難,確是事實;是何原因造成兩難,也一目了然。現在關鍵的問題是有沒有必要解套、又如何解套。

    在我個人看來,第一個問題肯定不用探討。解套是必須的,因為今天的國內、國際情況以及整個行業的發展已遠非1998年,國家需要穩定、2000萬人以上的就業權益需要正視、外商投資需要保護、監管成果需要重視、改革開放需要進一步推進、健康中國需要落地、內增市場需要提振,如此等等,像1998年一樣的簡單粗暴恐怕是行不通,而且也完全沒有必要。哪怕直銷就如洪水,但是它除了帶來泛濫的破壞之外,只要被管好了、管理的方法對癥了,不也仍然能灌溉良田、調節氣候、貨通天下嗎?

    既然如此,接下來的問題就只剩下一個了:如何解套?關于這個問題,解鈴還須系鈴人,我個人認為可從兩個方面入手。第一個方面就是政策制定者對于直銷這種業態必須正視,徹底擺脫徘徊在開與放十字路口的矛盾態度。要么一刀切算了,干脆利落,大家都不再念想;要么做不到這樣,那就嚴肅認真地對待直銷,在實事求是的基礎上,按照國際上的通行標準開放直銷,用真正的法治和市場經濟手段去調控行業,用擔當和作為推進行業與國際接軌。而不要總是借口人事、機構變化,換了人就換政策,把兩個《條例》拋在一邊,用“拖”字訣、“推”字訣等應付問題。

    至于如何解套的第二個方面其實也非常明確,那就是快速修正法律。眾所周知,現有的兩個《條例》中:把多層次定義為傳銷、跨區域、產品范圍、服務網點、30%計酬上限等條款均存在著嚴重缺陷,從某種意義上講,它們帶著缺陷又不能與直銷實踐相匹配,直接帶來直銷企業的普遍違法,因此把它稱之為亂象源頭,實不為過。同時,行業發展與市場監管運行在這種法律軌道之上,企業難、監管難的局面也就會一直延續下去。

    俗話說:打蛇打七寸,解決亂象就必須從源頭抓起。中國直銷之企業和監管兩難,政策制定者的矛盾態度和法律的核心缺陷就是源頭。當下,百日行動早已結束,政策制定者們既然不選擇終結直銷,那么我們為什么不用“坦蕩蕩的陽光心態”,對癥下藥,終結矛盾,從兩個《條例》的核心缺陷入手,撥亂反正,勇于擔當,勇于作為,勇于推進商道光明呢?


    • 聯系電話:010-82330198
    • 郵箱:353808742@qq.com

    Copyright2007@www.af9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銷專業網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編號:1101081628

    本站法律顧問:北京逸峰律師事務所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 ICP備09114780號

    大香蕉伊人网